HATAwesting

一月零九高烧不退

    李振洋视角 短打

    压抑 逼仄 混沌的气氛,不见天日的黑暗和沉重的空气。
   李振洋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睁开眼睛的。没有光,随即而来的是铺天盖地从每个细胞和筋骨源源不断输送到脑海里的痛,太疼了。他几乎是立即又闭上双眼,小心翼翼的侧过身体,把整个身子蜷缩起来,紧皱着眉头屏住呼吸等待这股疼痛慢慢褪去。大概过了五分钟,亦或是十五二十分钟,李振洋撑着手臂坐起来,他还是看不清 摸索着慢慢下床拉开紧闭着的窗帘,期间还像个腿脚不利索的老人膝盖磕到了床头柜,疼得直抽气。
    他打开手机刚坐下,岳明辉的短信便立即弹出来:“药在桌子上 不能来也不要勉强” ,又被胃里翻江倒海的呕吐感和头痛欲裂的神经搞得只想挺尸到世界末日。去厕所吐完了便两眼一黑趴在马桶上,缓了一会他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此刻硕大的刺眼的8:48 ,一月九日。又抬手摸了摸自己自己烫的可以直接去北极存活一周的额头,才气愤把手机狠狠的扔在一边,李振洋说出了第一句话 :“艹!”
    声音一出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低沉的像上个世纪的破风箱,便闭上了嘴巴起身换了衣服去又强撑着洗漱完毕,甚至还拿出抽屉里已经落灰的唇膏涂上,好让自己憔悴到不行的脸和掉到嘴角的黑眼圈看起来确实是要去公司而不是去参加葬礼。
    北京冬天凛冽刺骨的风确实让李振洋清醒了不少,在这样一片灰暗的天空和整个身体都在抗议的生理条件下,他觉得自己还挺悲壮,可不是嘛,说出去了谁不被他可怜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高烧一天不退昨晚烈酒陪他入睡,大清早还得拖着摇摇欲坠的身体笑嘻嘻地去参加前男友的生日晚会。
     嚯,听起来2021感动中国十年度大最惨人物之一我得当仁不让。李振洋想。

     李振洋推开会议室大门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落在他身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惊讶,就好像来的不是李振洋而是拎着大包小包土特产前来坤音慰问的特朗普。李振洋头也不抬便径直走到岳明辉身边的空位坐下低头一言不发,到真不是他高冷,而是他毫不怀疑自己再不坐下缓缓就能两眼一黑立马晕倒在坤音会议室大门口明天就能登上新闻头条——“oner成员木子洋疑似为躲避不合队友生日会碰瓷公司”。
     秦周懿咳了咳让大家继续讨论生日会相关环节,过了一会儿李振洋便听到隔壁房间传来灵超清唱着他刚发行的单曲的声音 ,他现在唱歌已经非常稳了 ,没有伴奏也丝毫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包括高难度的各种舞蹈,他游刃有余地应对记者抛出的各种刻薄尖酸的问题,得体又真诚的回应粉丝热情的呼喊和示爱,灵超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偶像,岁月把他雕琢的过份精致,青涩少年和成熟男人的双重气质在他身上融合的完美无瑕,他充满了活力和朝气,他可爱又不失稳重,他在舞台上散发着让人难以抵挡的魅力,生活中却一直纯真而善良,他不论在哪里都闪闪发光,他美好到不像真实的存在。
      他的20岁的人生太完美了,完美到李振洋几乎想不起来一年前的那天晚上,那个一脸泪水,狼狈的不像话,颤抖着抱着李振洋,卑微地祈求他,小心翼翼地不停向他道歉的模样。他平日里黑白分明的闪着着微光的眼睛里全是泪水,眼角红的不像话,眼泪不断从眼睛里涌出,他就那样望着李振洋,无尽的悲哀,绝望和触目惊心的爱意。人都是懂得趋利避害的,就像你的的大脑会主动帮你弱化那些伤害到你的,让你无法忍心回想的难过回忆,李振洋其实已经不能完全回想起那天晚上他说了什么残忍的话,灵超又是怎么哀求他的,他好像只记得他那双让人无法忽视的悲戚的眼睛最后一次凝视着他,然后就在那天晚上他好像不只是失去了灵超,有好多东西就这样消失了,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但是此刻他无法抑制地开始努力回想他和灵超的过去,过去一年他都极力地躲避不和灵超接触,除了工作不和他说话,不去怀念过去的一切,他习惯了没有灵超,尽管他废了很大很大的力气想要说服自己这样对大家都好,但是显然,他失败的一塌糊涂。但是李振洋非常明白,这都是他自作自受,分手是他提的,灵超放下所有尊严哀求他他也不留余地地拒绝了,他不能奢求什么。分手以后灵超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难过,他不肯吃饭,没日没夜的练舞,瘦的不成人样,私人心理医生和医院在两个月内和他几乎是绑在一起的。即使如此李振洋也好像只是进行了身为同事恰到好处的关心,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后来好像时间真的可以抚平一切,灵超好像度过了最艰难的三个月,他慢慢地变得更坚强,像以前一样开朗又可爱,他交了更多朋友,每个哥哥都宠他到不行。
      李振洋后来觉得,他的决定再正确不过了,没有他李振洋,灵超过的依旧很好。甚至李振洋开始羡慕他,他敢爱敢恨,后面和他断的清晰又彻底,几乎除了工作就将李振洋视为空气。离开李振洋他更像个大人了,过的潇洒又漂亮。而李振洋几乎做了一整年的噩梦,他整日整夜的睡不着,睡着了便是那天晚上的那双眼睛,他被无尽的快要把他包围的窒息感填满了,他白日里对着众人是那个与往日无异的木子洋,但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一年他是怎么活的,他好像在不见天日的深渊里蹒跚行走,前方没有一条是他的道路。他的灵超离开了他向着更美好的人生奔去了,只有以前的李振洋,他永远留在了2020年的一月九日。
     李振洋被岳明辉拍了拍肩膀才回过神来,“洋洋,你真的可以吗,要不然还是请假?”李振洋看着岳明辉一脸担心严肃的脸,清了清嗓子笑了说“没事儿,你大洋哥身体好着呢,就是困”岳明辉还是皱着眉头让他先睡,待会排练再叫他。
     
     李振洋却听着灵超断断续续的声音难以释怀,他太累了,或许是生理的不适让他不想再掩饰什么,他此刻迫切的想听灵超的声音,他想好好的再看一次他的脸,他怎么能否认呢,他真的太爱他了。
     灵超推门进来的时候还在和指导老师谈笑着什么,他侧头看着身边的人,嘴里甚至还叼着棒棒糖,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然后他转过头来看到李振洋,就那样风轻云淡地移开眼神,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就好像那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任何其他人罢了,甚至是一团空气而已。他自然的模样让李振洋心酸的揪成一团。他开始嫉妒,他嫉妒灵超身边任何一个人,他们就是那样轻而易举地和他说话,谈笑。而李振洋却连直视他的资格都没有了。但是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他咎由自取,他无能为力。他现在才好像突然真正认识到这一点了。
      李振洋头疼欲裂,胃酸的味道在他舌根蔓延开来,他试图站起身来,然后便不可控制地向后倒去。
    
     李振洋再次醒来的时候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那瞬间只想打自己一耳光——有什么能比在前男友面前后空翻晕倒更丢脸的事情吗?在线等。
      他呆呆的躺在医院的床上,盯着墙上的时针慢慢走向晚上11:34,过了今天灵超就是21岁了,李振洋想。他想到昨天晚上和岳明辉一起在阳台喝酒吹冷风,他一向和岳明辉无话不说,李振洋说他很害怕灵超过生日,他好像和灵超越来越远了。
     他以前真是个小孩啊,李振洋笑着跟他比划,最喜欢趴在我身上让我给他买糖,陪他打游戏,看动画片,我知道他很依赖我,但是他要明白他总有一天会长大,我希望他长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他会成为很好的偶像,实现他的梦想。我看到粉丝给我发的照片和话,我其实真的很怕,我怕他会失望,我怕他又像4.6号那天晚上回去一个人躲在厕所哭。他值得那些掌声和欢呼的,他值得一切。
      李振洋又哭又笑,他最后记得岳明辉问他:“。。。你现在后悔吗?” 他也忘记后面他是怎么说的,亦或是直接抱着酒瓶子就昏睡过去。一整年了,他好像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其实是他根本不敢去想罢了。后悔并不可怕,可是的是你十分清楚地知道这件事再也没有挽回的可能性了。但是此刻李振洋坐在灵超20岁的结尾,他终于无法抑制地留下眼泪,他承认了。
       我后悔了,我真的好后悔
     
       灵超就是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的,他转身把门锁上,直直地盯着李振洋走过来,然后坐在床边上。他把口罩拉到下巴下面,露出整张光洁的脸,他甚至连妆都没有卸,整张脸精致得不像话。他明显是哭过了,眼角通红,眼睛直直得望着李振洋。带着北京一月的风,和一腔沉重的心事。他吸了吸鼻子,又好像忍不住要哭了,颤抖着说“岳叔都告诉我了。李振洋,你哭的时候真丑。”
      李振洋看着灵超,看着他那双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双眼,还是依旧闪烁着微光,一年了,他没有像这样看他了。李振洋坐起身,抬手紧紧地抱住眼前的人,带着38.3℃的体温,带着一腔的沉重的爱意。他说,
“生日快乐,小弟。我还是爱你。”
      时针指向了12:00。灵超侧过头吻住李振洋的嘴唇,“你的烧退了”。
      end.